生态环境部通报批评吉林钢铁为何钢铁行业违法行为屡禁不止

据生态环境部消息,2021年9月中央督查组督查吉林时发现,辽源市能耗总量和强度控制工作开展不力。吉林鑫达钢铁违法建设“双高”项目,辽源市不落实能耗双控要求,监管层层失守。

2011年央视曾针对河北武安违规上马钢铁产能问题,采访了武安市发改局的科长马禄昌。马科长的回答是,“钢铁我们历史的发展比较长,产业工人比较丰富。我们实施精钢战略是想在调整布局中提高装备水平,做好节能减排,搞好循环经济发展。”表明上看,他的回答让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云。实际上他早已说明钢铁行业违法行为屡有发生的真实原因。

1、钢铁我们历史的发展比较长,产业工人比较丰富。这句话说明钢铁产业在当地经济中规模大,钢铁相关就业人员大。政府考虑居民就业问题,所以同意扩大钢铁产能。

2、我们实施精钢战略是想在调整布局中提高装备水平,做好节能减排,搞好循环经济发展。这句话说明政府在放开钢铁产能限制的同时,不忘监督企业做好节能减排,完成环保目标。

当地发改局大概率比较满意马科长的回答。网络信息公示显示,马禄昌2014年3月任武安市发改局副主任科员,2016年1月任武安市发改局党组成员、工经联秘书长,2020年8月任武安市发改局副局长。

发展钢铁行业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和居民就业。因此部分地方政府未对钢铁产业严格限制,钢铁违法行为得以频频发生。尤其是经济落后地区更是需要钢铁产能的经济贡献。2020年辽源市GDP增长3.7%,其中第二产业增长8.2%。鑫达集团官网介绍,吉林鑫达钢铁有限公司2015年就拥有员工6100余人。

严格环保监督,可能导致部分钢铁企业关闭。落后产能之所以落后,是因为他们利润低污染大。落后钢铁企业的利润不支持他们承担环境保护措施的成本。严格环保监督下,绝大多数落后钢铁公司会倒闭,产业工人失业。

事实上,钢铁产业只是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矛盾的缩影。现在国家强调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提出了2030年碳达峰,2060年碳中和的战略目标。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可以凭借先发优势发展高利润、低污染产业。但是对于中西部和东北落后地区很多时候只有低利润、高污染产业可以发展。理论上讲,东部发达地区应该支付给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环境保护费用。毕竟饭都不吃不饱,哪有力气环境保护呢?

过去,发达国家一直指责中国碳排放过高导致全球气候变暖,中国需要立刻减少碳排放。发达国家为了推动减少碳排放还推出了“瑞典工具少女”格雷塔·通贝里。然而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2019年人均碳排放前二名分别是加拿大(15.2吨)、美国(14.49吨)。中国2019年人均碳排放仅为6.83吨。从历史累计碳排放来看,中国人更是远远低于西方国家。

被美国人制裁的丁仲礼院士2010年接受央视《面对面》节目采访时称,碳排放权就是发展权,每个人的排放量应该大致相等。发达国家限制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碳排放就是为了限制经济发展,维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差距。

笔者记得初中地理书上有一副漫画,漫画嘲讽了发达国家一边消费巴西的原木家具,一边指责巴西破坏亚马逊丛林。中国作为世界工厂,生产大量出口产品造成了大量的碳排放。这些碳排放应该由商品的实际消费方承担。比如一个美国人从中国买了一台空调,理论上我们应该找美国人加收出口空调的碳排放税。

钢铁行业违法行为是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冲突的结果。要想解决问题,需要东部发达地区给予中西部东北地区更多的生态保护费,建立碳排放市场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。

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碳排放争端也是发展权利的争夺。发达国家需要给予发展中国家更多的资金、技术支持。对于“2030年碳达峰,2060年碳中和”战略目标,笔者认为2035年中国就接近或成为中等发达国家了,我们需要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。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,不能学习西方当嘴炮国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