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采访无法回答钢铁产能的河北武安发改局马科长后来怎么样了?

16年刚毕业3年,我爸妈干10几年活的钢铁厂、地板砖厂因为去产能搬迁到外地下岗。

靠着我和我女朋友在水泥厂加起来工资3000,爸妈去匝袋子1个人一天挣10几块钱。

去掉2500的房贷和话费、电费,药钱,还欠着首付借亲戚朋友的10万,每季度还一两千。

你要是问我,节能环保对不对,支不支持。我肯定支持,毕竟为了后代着想。没有人真的想一辈子生活在钢铁厂、水泥厂。

但我想,再有类似的事情,配套的措施一定要跟上。不然我们农民工虽然饿死了,但是柴J、白YS们可是失去了好心情呀!

听到白YS说的“难道我们现在指望的是房价很低?然后工作到处随便找?然后一点压力都没有?然后看到喜欢的女孩只要一追求就OK?不会吧!”我只想说,我压力很大,都已经爆了好吧!“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”,不相通不要紧,不理解也不要紧,但是不理解又居高临下,未免也太不地道了吧。

有时候真的很埋怨社会不地道,截止现在2021年6月5日,过去五年了,我爸又失业两次了,钢铁厂解除劳动合同补偿2、3万块钱还没有着落。哎,可能,还不够上层们一个月的饭钱吧。